分集剧情选择:(剧情已更新到24集)

不知东方既白第1集剧情唐既白因杀人入狱 东方廌寻找证据

成理市某法庭上东方既白律师事务所的律师——东方廌正条理清晰地询问着证人,她敏锐地抓住了视频证据中的漏洞,从而让证人翻供,成功还无辜被告以清白。下庭后,东方廌一出法院就被记者团团围住。原来,成理市法学界的知名人物——成理大学教授唐既白,同时也是东方律师的哥哥,竟被指控涉嫌“故意杀人罪”,现正被关押在看守所,这一消息引起社会广泛关注。东方廌当然相信自己一向正直的哥哥,却在为哥哥辩驳的过程中与哥哥的“老冤家”——天竞律师事务所的负责人马天竞发生了口角,场面顿时失控起来。关键时刻,东方廌被好友魏晚拉走,但踉跄中断了一只高跟鞋跟,被马律师的儿子马则安拾起。魏晚现在是成理市电视台的记者,他告诉东方廌现在大众舆论对唐既白不利,并送东方廌去看守所与哥哥见面。看守所内,唐既白脸上伤痕累累,让东方廌很是心疼,不禁落泪,唐既白很想安慰伤心的妹妹,但看到时刻监视的摄像头,不想给妹妹带来更多麻烦,于是两人很快进入正题。原来事情的始末是这样的:两天前,唐既白像往常一样出门打包吃食,不料被车中藏着的神秘男子突然勒住脖子,在歹徒的斜坡下,唐既白将车开到了一处荒凉的空地,然后与歹徒打斗起来,期间还看见了一名女子路过,歹徒扬言要将该女子和唐既白一同杀害,然后唐既白就怕歹徒敲昏,失去了意识。待唐既白再度醒来,发现歹徒正在追逐那名女子,于是踩下汽车油门,向歹徒撞去,意识模糊之际还嘱咐女子叫救护车,但等再度醒来,就已被通缉成杀害男子的凶手。东方廌听罢,惊喜地认为唐既白的所作所为是见义勇为,可以构成正当防卫,从而免除刑罚。但唐既白却认为情势不容乐观,毕竟正当防卫的认定在司法实践中十分困难,东方廌却没有泄气,而是让哥哥相信自己,兄妹俩相互打气。东方既白律师事务所内,东方廌为了能够全力准备哥哥的案子,拒接了同期其他的案子,引起其他律师伙伴的不满,他们认为唐既白的案子胜算并不大,东方廌为了这个案子先是公然和天竞作对,又是斩断自己的客源,对事务所的发展很是不利,但东方廌铁了心一定要接唐既白的案子,全力救哥哥出来。最终大家不欢而散,律师们纷纷离开,只留她一人。但东方廌并没有放弃,她让魏晚帮自己寻找哥哥出事那天的目击证人,也就是同在现场的那名女子——何小米。魏晚在出门寻人的过程中,因为一场“车祸”认识了成理大学法学院毕业的学生丁长乐,长乐独自抚养智障的哥哥长安,也因此毕业后没有找到工作,魏晚就向其推荐了东方廌的东方既白律师事务所。东方廌的父亲,也是原成理市副检察长——东方获得知唐既白被关看守所后,十分担心,便找自己的老上司原成理市检察长——魏勋寻求帮助,魏勋十分为难,并遗憾唐既白最后竟与亲身父亲——唐慎落得一样的下场,原来唐既白只是东方获的养子,与东方廌并非亲生兄妹。天竞律师事务所内,马天竞想将自己的衣钵传给自己的儿子马则安,由其主持大局,却不料得到元老们的一众反对,但马则安及时出现,将质疑者们带到了拳击场,通过自己狠戾的拳击动作宣扬了自己的铁血手段,并表达了要带领天竞打倒所有敌人的决心。这一幕正巧让同来练拳的东方廌看到,东方廌十分不屑,但这却让马则安对这个竞争对手愈发感兴趣,他拿着上次拾到的东方廌断了的鞋跟不断把玩,笑得一脸深沉。看守所内,唐既白隐约间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,待靠近一看,果然是他想的那个人——唐慎的专职司机胡鹏飞。原来,唐既白一直怀疑自己父亲的事故有蹊跷,唐既白认为唐慎人如其名,小心谨慎,在被停职察看后载母亲开车发生车祸,而这一天恰巧司机胡鹏飞提前请假,这实在不同寻常,背后定有蹊跷。为此,唐既白调查过胡鹏飞,还在看守所内借为其辩护之名询问过事情真相,但都被胡鹏飞揭过,现在机会终于来了。唐既白再一次质问胡鹏飞当年事情的真相,胡鹏飞却并未轻易松口,而是以帮他出去作为当年真相的交换条件。